睡觉的时候突然想写给李昌燮的

“眼际濡湿了暧昧,伴随着毒酒一起饮下。”

在车上看书,看到狄更斯写的(凭我自己的印象写了)

“我应该是眼花了,晚餐散发着恶臭的马铃薯,我把你错看成不存在的肉酱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七七四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